新一轮“”意欲何为?

2019-01-09 10:38:25 阅读 78 views 次

  从2015年开始,美国国内出现了反思和重新审视中国国际地位及其国际作用的大辩论,新一轮“”甚嚣尘上,并试图在国际社会掀起、、施压中国的。本轮“

  从2015年开始,美国国内出现了反思和重新审视中国国际地位及其国际作用的大辩论,新一轮“”甚嚣尘上,并试图在国际社会掀起、、施压中国的。本轮“”的喧嚣声,渲染力度明显比以往更大,涉及的领域更广,对中国的情绪化反应更强烈,的应对举措也更具对抗性。这一切都与其自身国内动荡与国际地位的变化密切相关。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开始在其文件中渲染“”,形成一股前所未有的对华施压的浪潮。究其主要内容:一是认为中国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脱离了其预估的轨道,从而极力鼓吹中国已成为其巨大。二是认为中国在逐步发展起来之后,开始转入与美国的制度争夺战,中国要在国际范围推广自身的发展经验,以“共识”代替“共识”。三是中国正在力图将不断提升的综合国力为国际影响力,开始追求以实力为后盾的称霸战略。四是中国推行的是“国家资本主义”,国内市场。

  随着本轮“”的兴起,美国在其对华政策中表现出一些前所未有的特征,对中国的国际形象和国家利益带来严重损害。例如,美国2018年《国防战略报告》首次认定中国已成为其安全首要关切,这意味着“”已经不仅是其用来影响和塑造国际的说辞,而且成为其制定国际战略规划时的重要依据。美国一些人将中国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的未来蓝图设计、所彰显的“四个自信”置入冲突性框架内予以解读,判定中国有意“重起炉灶”。在他们眼中,“中国”已从预测性判断转变为“正在进行的现实”。美国一些人还提出一些所谓新颖的概念来解释中国,比如,中国利用所谓“锐实力”来影响国家国内;除了“修昔底德陷阱”,又提出所谓的“金德尔伯格陷阱”。他们还通过对“”的持续渲染来争取国内的支持。

  在本轮“”的聒噪声中,对中国的遍布、经济、军事、社会等各个领域,理由也是五花八门。但稍加分析就会发现,一些人极力渲染的所谓“”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第一,中国是现行国际体系的参与者、建设者、贡献者。中国已参加或积极参与了与国际经济、全球贸易、技术和国际有关的所有主要国际制度。中国严格遵守国际组织的规章制度和签署的条约,坚定各类国际协议的权威性,在气候变化、伊朗核问题、朝鲜核问题等议题上都充分展现出负责任态度。中国积极参与现有机制下的国际事务,主张和完善现行国际体系,但无意另起炉灶,而是要推动它朝着更加合理的方向发展。反观美国,在冷战结束以来,一直以世界自居,一直扮演着“全球”的角色。在特朗普上台后,掀起了大规模的“退群运动”,已经退出了包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理事会、巴黎气候变化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伊朗核协议等在内的多个国际组织和协议,至今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公约、反地雷公约等,时常拖延会费,动辄抛弃安理会对外采取单边行动。

  从发展方面来看,中国一贯强调:“欢迎世界搭乘中国发展的快车,共享机遇,共同发展。”“一带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包容的机制,目标是实现合作共赢、共同发展,有助于推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美国学者罗伯特卡普兰对此表示:“中国的一带一能为中亚和中东提供一个充满希望的愿景,可以缓解这些地区面临的地理隔离、贫困和不稳定等问题。”反观美国,特朗普不断其他国家“占了美国的便宜”,总是要求别人“承担更多责任”,同时大幅削减对外援助。

  从国际秩序的方面来看,中国从不主动输出自己的价值观,从不他国接受自己的发展模式,从不以经济援助为手段他国接受中国的单方面要求,也从未试图他国的内部事务。而美国则长期推行输出战略,他国接受自身模式,甚至不惜以武力来推进,在国际金融危机中多次推行“祸水外流”的不负责政策,其国际形象也一再下跌。

  第二,中国平等、、合作、共享的全球经济治理观,坚定贸易体制,反对贸易主义。特朗普则明确提出“美国优先”“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口号,一再美国企业与国外厂商不得在美国以外的地区建厂,坚定实行贸易主义政策,全面制裁其主要贸易对象且举措不断升级,导致整个世界都对其政策忧心忡忡,国际经济走势也因此受到严重影响。美国还一直在以所谓“安全”的名义,外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与并购活动,同时完全经济规律的要求,长期出口美国自身的比较优势产品,并将由此导致的贸易逆差归结为他国对其恶意倾销。

  第三,中国致力于世界和平,始终以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国际争端。反观美国,不仅建立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和军事同盟体系,在海外的军事更是遍及全球各个角落;而且一向以全球霸主自居,动辄兵戎相见。特朗普削减了其社会保障、教育、环保、国际援助等领域的拨款,却一味提升军费开支,四处推销美国制造的武器系统,并且不顾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退出了奥巴马签署的伊朗核协议,界上首次使用网络袭击的方式来打击伊朗电网,并在南海、中东等地区不断制造紧张局势。

  第四,长期以来,中国为促进社会领域的国际合作做出了积极贡献。中国持续提升对外援助水平,多次免除贫困国家债务,重点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为非洲等地培训了大量高级技术人才,获得国际社会的一致好评。美国威廉玛丽学院的调查发现,中国援助有助于受援国的经济增长,每个已批准的中国援助项目在运营两年后,会给受援国带来0.7至1.1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而特朗普一上台,就宣布削减37%的对外援助和外交拨款,把结余金额投入到其国防预算中;并在2018年的国情咨文中,美国的每一美元对外援助资金都必须为美国的利益服务,并且只提供给美国的朋友,其所作所为与中国形成鲜明对照。

  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中国积极参与各项节能减排机制,想方设法减少对传统能源的使用,在可再生能源方面已投资1260亿美元,占全球的45%,是美国投资的三倍多;2015年9月,中国宣布设立200亿元中国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用于建设低碳示范区和进行人员培训。而特朗普则,气候变化是一个,其上台伊始就退出巴黎协议,并重新将传统能源开发确立为重点,减少对新能源开发的资助,2017年10月10日,美国环保署正式撤销奥巴马时期确立的“清洁能源计划”,这些举措完全站到了国际社会的上。

  在促进人文交流方面,中国主张促进中外相通和文明互鉴,而特朗普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一些伊斯兰国家入境,按照已签署协议接收难民,严格签证的签发,审查入境者社交的历史记录,大力推动将非法移民赶出美国的“骨肉分离”计划。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移家,特朗普还于2018年4月宣布退出《全球移民协议》。显然,美国正在逐步关闭自己的大门。

  综上所述,中国正在国际社会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合作带动作用,并在为优化全球治理、推动形成包容公平合理的经济秩序、提供更多公品而不懈努力。反观美国,特朗普打着“美国优先”的口号,置国际社会整体利益甚至其盟友的利益于不顾,接受自身主导制定的国际规则的约束,坚定推行贸易主义线,动辄对他国进行制裁和,已成为现有国际秩序最大的麻烦制造者,连其盟友都认为特朗普已成为“变更现状”的。

  一些人再次炒作“”,所折射的主要并非中国的问题,而是美国内忧外患的现实。

  1.美国社会矛盾大量积累,民粹主义盛行。第一,从社会阶层来看,美国中产阶级的数量在2015年已降到50%以下,而占总人口0.1%的最富有家庭的财富总量已经攀升到与占人口90%家庭的财富总量不相上下。近年来的有关统计资料表明,全美约有5080万户、43%左右的家庭无法负担每月基本开销,2017年时有44%的美国人拿不出应急所需的400美元现金。收入分配不均明显影响到参与的能力上。美国学者马丁吉伦斯的统计分析表明,富裕阶层将一项政策意向变成法律的可能性是贫穷阶层的3倍,这意味着大部分美国人影响政策乏力。第二,美国的与福利发生了实质性萎缩。虽然美国的最低工资标准不断上调,但扣除通货膨胀后,其实际价值下降了约40%;美国工会会员人数也大幅缩减,工人与企业主博弈的能力显著下降;美国还是发达国家中唯一没有实现全民医保的国家,2017年时有27%的美国成年人由于负担不起医疗费用而放弃了必要的治疗。第三,富裕阶层的封闭与社会流动性的固化。美国社会流动的机会很低,由此也导致社会固化。美国大学的研究显示,在美国国内,“渐进上升”的可能性正在变小,中上阶层会以各种形式“囤积机遇”,从而导致差距不断拉大。第四,与极化导致管理职能严重萎缩。虽然一些公共利益和贫民利益的政策得到了广泛支持,但在两党的对抗中很难通过,使看不到希望。

  美国的精英阶层,由于在应对内部复杂挑战方面手足无措,且无力遏制特朗普的随性行为,一些人于是将自身焦虑投射到对“”的渲染上,试图通过主动“树敌”的方式,以外部压力来缓解国争,并尽力维持原有的国际秩序,中国和对华强硬就成为当前美国的正确。

  2.美国价值受挫后的。美国的价值中着“山巅之城”“天赋”“美国例外”的定性与追求,认为其创造出了“人类所能创造出的最完美的模式”。尽管对现实诸多不满,但多数美国人以其制度为荣,并相信美国是唯一具备领导世界资格的国家,他们有责任将自己的制度与价值推广到世界各个角落,美式必定会成为其他制度的“终结者”。但事明,没有接受模式的中国,开创出一条独具特色的成功之,这不仅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树立了一个榜样,还有力证明模式并非唯一正确的选择,这是美国一些人耿耿于怀也难以接受的。于是就通过渲染“”来反衬自身模式的正统性和优越性。

  3.美国国际地位和形象变化的冲击。近年来,中国在俄罗斯、非洲、拉美和中东一些地区成为最受欢迎的国家,美国国内对华持正面看法的比重也在逐年上升;与此同时,美国的国际形象严重恶化,在其盟友和邻国中,对特朗普的不良预期显著上升。越来越多的国际认为,美国已经成为改变现状的者。

  特朗普追求以美国利益优先为导向,尽可能多地获取绝对收益,一再要求其盟友承担更多责任,甚至欧盟是美国最大的敌人,导致其传统盟友纷纷自谋出或抱团取暖,离心倾向愈发明显。在这一背景下,特朗普试图转移国际视线,将矛盾聚焦中国身上,大力渲染中国对世界带来的,以树立共同外敌的方式来增强同盟内部的凝聚力,以此维系美国的主导地位。然而,无论美国如何鼓噪,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即美国所面临的一切挑战,都无法通过妖中国来得到解决,而只能使自己更为孤立。到头来,美国搬起的石头最终只会砸在自己的脚上。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新一轮“”意欲何为? | 国际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