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能源合作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9-01-09 10:38:36 阅读 126 views 次

  2014年6月13日,习总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提出了“四个、一个合作”的能源发展战略。“四个”即能源消费、能源供给、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的。2017年,国家发展和委员会发布了首个国家能源生产和消费战略。习总关于“能源”战略的重要论述,高度概括了未来中国能源发展战略和政策方向,为中国的能源指明了方向,为中国开创一个更加安全、可持续、多元化和高效的能源未来指明了道,也为中国的能源转型指明了方向。

  有学者认为,能源转型是“从一种具体的能源形态转变为另一种能源形态的过程”。还有学者认为,能源转型是“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发生的根本性的改变”。世界能源理事会将能源转型定义为“能源结构的根本性转变,如可再生能源比重的上升、能源效率的提高以及化石能源的逐步淘汰”。当前,能源转型一般被理解为淘汰石油、煤炭等化石燃料,即能源体系的去碳化,并逐步和大力发展包括核能和可再生能源在内的替代能源。“能源转型”与“能源”在含义上较为相近,在使用的语境上也颇为一致,我们可以认为广义的“能源”与“能源转型”在内涵和实质上是相同的。

  人类利用能源的历史,也是一部能源转型的历史,历史上每一次能源转型,无不意味着人类生产力的巨大解放与进步,可以说,能源转型的影响是巨大、深远和根本性的。近现代以来,人类能源利用史上至少经历了两次重大能源转型,即从柴薪时代过渡到煤炭时代以及由煤炭时代过渡到石油时代,由此塑造了不同的国际能源结构和能源秩序,甚至塑造了不同的人类经济社会形态和文明形态。18世纪国际能源转型与工业一起,推动英国从农业文明进入工业文明时代,并把英国从一个农业小国推向称霸世界的工业帝国的巅峰。19世纪,以英国为代表的第一次能源转型向国际社会扩散,工业不断向全球扩散,深刻影响着世界历史和人类文明进程。20世纪以来,第二次能源转型逐渐扩散到国际社会,1965年,石油界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上升至39.4%,首次超过39%的煤炭比重,跃居世界能源消费结构首位,第二次国际能源转型完成。第一次能源转型与第一次工业一道,共同推动着世界主要国家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的历史性转变。第二次能源转型与汽车文明一道,共同建构了当今的碳氢时代,一百多年来,石油因素一直在深刻影响和改变着世界历史进程。从国际的角度看,两次国际能源转型成就了英国和美国两个世界霸主,这不是一种历史巧合。能源不仅是重要的经济资源,更常重要的战略资源,是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英国、美国能源的成功转型,不仅使英、美两国成为国际能源结构的主导力量,而且为两国崛起成为世界霸主提供了巨大的动力来源。

  21世纪以来,国际能源战略形势发生了重大和深刻变化,全球能源新版图重塑,能源技术、新能源产业以及以美国页岩油气为代表的非常规油气生产与供应加速发展,第三次能源转型的大幕悄然拉开。在当前悄然拉开的第三次能源转型的大幕中,可再生能源技术的日益成熟预示着能源体系的整体性变革近在眼前。从全球范围看,以低碳和绿色能源的发展为重点、以能源技术为先导、以第三次工业为战略突破口、以节能减排为先进文化的能源转型,正如火如荼地展开,弃碳化、弃石油化的发展趋势日趋明显。英、法等主要欧洲发达国家制定了停止汽、柴油车销售时间表,预示着国际能源转型的弃碳化、弃石油化的发展趋势。

  第三次国际能源转型具有深刻的历史背景和现实需要。20世纪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和国际社会对气候变化问题的不断关注,是第三次国际能源转型的两大动因。随着气候变化和的日益深入,世界先后将能源转型提上日程,第三次能源转型开始在国际社会掀起浪潮。率先在2000年颁布了《可再生能源法》,确立了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2007年,英国发布《迎接能源挑战》的能源,强调在稳定、清洁、负担得起的能源供应条件下,调整能源结构,加大碳减排力度。在、法国、丹麦等国的引领下,欧盟成为“全球发展可再生能源最早、力度最大、成就最突出的经济体”。为加快可再生能源发展,世界各主要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政策。2007年,欧盟通过了《2020气候和能源一揽子计划》,计划至2020年欧盟的可再生能源消费占其总能源消费的20%。2014年,欧盟颁布《2030气候能源政策框架》,计划至2030年欧盟的可再生能源消费比重增至27%。2015年,美国提出至2030年本国电力供应的20%要来自除水力发电外的可再生能源。2015年,巴西宣布到2030年,该国可再生能源消费占能源消费结构的比重将升至45%。

  时至今日,第三次国际能源转型紧密围绕非常规油气资源开采和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展开,已经对全球能源市场的结构性变化产生了重大影响。从长期和宏观角度看,如果转型成功,依照历史经验,第三次国际能源转型有可能重塑新的国际能源力量源泉,重塑新的国际能源结构和全球秩序,甚至重塑新的人类经济社会形态和文明形态。从中观层面看,未来20—30年内,第三次国际能源转型有可能形成崭新的全球能源市场,导致全球能源市场不仅发生周期性变化,而且发生结构性变化。其对全球能源结构、国际能源安全和世界经济的影响可能是结构性和长期性的。从微观层面看,第三次国际能源转型将可能影响到国家命运和大国兴衰。

  中国是国际能源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际能源转型对我国能源安全、和平崛起以及实现中国梦意义重大。中国应该从能源的高度,推动能源技术和能源消费,加快我国经济增长方式和经济结构转型,加快能源结构调整,切实将新能源的发展放在重要和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要重点发展新能源技术和产业,抢占新能源发展和第三次工业的先机,紧跟甚至超越和引领国际能源转型。

  得益于高速增长的经济、不断扩大的市场和日益加大的投入,以及市场结构和技术上的“后发优势”,中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已经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能源变革和能源转型的重要推动者和引领者。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国自2015年起便超过成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光伏安装市场。同时,中国太阳能光伏面板的产能约占世界的2/3,太阳热能产能也占世界市场的70%以上。2016年中国新增的风能发电能力达到了约20吉瓦,占世界总量的38.5%,位居世界第一。2017年,中国太阳能产业的投资达到了创记录的1326亿美元,占当年世界清洁能源投资的40%。中国2017年可再生能源产能已经达到618.8吉瓦,占世界总量的28.4%,位居世界第一位。在非常规油气资源领域,中国近年来也陆续取得了一些突破。中国涪陵页岩气田的探明储量已经超过了6000亿立方米,成为之外最大的页岩气田,截至2017年6月已累计产气118亿立方米。在新一轮国际能源转型中,中国目前已经成为世界上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最大投资国、世界上最大的电动车生产国和最大的太阳能设备出口国,以及主要的新能源技术出口国。

  然而,中国能源转型和能源面临的形势更为复杂,挑战更为巨大。与能源消费增长缓慢甚至开始下降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仍处在工业化的中期阶段,随着工业化的不断推进,中国的能源需求将进一步上升。从能源结构上看,煤炭仍将是中国主要的能源消费形态,中国尚处于从煤炭向油气资源过渡的阶段,而发达国家早已完成了这一转型。换言之,中国是在能源需求持续增长、高碳能源消费模式仍将持续的情况下,面对世界新一轮能源转型浪潮的挑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在能源转型问题临着世界最高的决策难度。中国的能源政策选择对全球能源发展趋势,特别是对新一轮国际能源转型,将具有巨大的影响作用。

  中国能源转型需要整体的谋划和更具前瞻性的战略思维。目前,能源转型不仅仅意味着新的能源形式在能源消费结构中比重的上升,其本质是能源系统的整体性转型,牵扯到能源开发、利用与管理方式的各个方面。我国直至2017年才发布首个国家能源战略,目前的能源转型仍存在各个部门各自为政的问题,每个部门就自己主管的领域决定转型的推进重点、方向与速度。因此,中国需要更整体的谋划和更具前瞻性的战略设计。

  此外,中国需要积极参与全球能源变革进程与能源治理。除了作为能源转型的参与者,凭借自身巨大的能源市场体量,中国还应努力成为此轮能源转型和能源的积极引领者和全球能源治理的参与者。第三次能源转型发端以来,以美国为首的国家在此轮能源变革中一直扮演着的发起者与规则制定者的角色,中国界范围内发挥的领导作用仍较为有限。这其中既有技术差距的原因,同时也体现出中国在国际能源体系中话语权的缺失。中国应着力加强在国际能源体系中的制度性建设。在此轮能源变革中,部分国家凭借对国际话语权的掌控,逐渐将能源体系的低碳化进程变为了自身国际地位、其他国家发展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国与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应化被动为主动,积极提升自身在能源安全与气候变化等领域的议程设定权、规制制定权和话语引领权,构建公平合理的国际能源治理体系。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一带一能源合作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 国际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