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华人文化李岱:热波音乐节要做市民口的音

2019-01-10 19:20:40 阅读 167 views 次

  阳光刺眼的白。到处是被热风拥着的冒着汗的人,手中拿着同样“冒汗”的冰镇果味汽水,脚上圾着拖鞋或凉鞋。

  8月初的上海金山城市沙滩上,2万多名观众从四面八方赶来,在热波音乐节挥洒夏日的能量,在夜幕下享受李宇春、华晨宇、好妹妹乐队等歌手现场的精彩献唱。

  这是成立十周年的“热波音乐节”第六次来到上海、第五次来到金山城市沙滩。每一次在不同城市举办,热波音乐节总会呈现出不同的风格和玩儿法。这次的热波音乐节就和天猫国际等品牌进行了深度合作,开办了一个线下市集,将天猫店铺搬到现实中。观众们打着赤足,下午在沙滩集市上游览店铺、下单、领赠品,用墨西哥艺术家Jorge Ram í rez Zarco创作的“即时贴(Pose-It)”拍照打卡,晚上再在舞台前跟着歌手们一起摇摆。

  在热波音乐节的创始人李岱看来,热波音乐节是一个非常亲民的产品,好玩、有趣、跟生活体验有非常紧密的联系,而且在每一个举办的城市进行本地优化,更符合当地风土人情、文化定位。舒适休闲的沙滩、精彩的舞台演出、有趣新奇的品牌,金山沙滩的音乐节给观众们提供的是独一无二的体验。

  这个老牌音乐节创立十周年前夕被华人文化收购。李岱坦言,华人文化的资本和品牌背书让热波互娱获得很多资源。热波互娱目前正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阶段,其旗下的IP如热波音乐节、EDC、热波电跑等项目的商业模式也开始创新,将从票务、赞助、版权分销等进化到电商业务、线量池的生意。

  因时而动、因地而变,灵魂始终如一2009年,在李岱和众多志同道合朋友的努力下,热波音乐节在成都诞生,当时“大概也是一天差不多两万人左右的这样一个规模”。从出生至今,热波音乐节一直走大众流行音乐线,从第一届将当红的SHE引入本土音乐节舞台,到后来2011年贡献了暌违乐坛三年的陈冠希的首次内地公开演出,再到今年成都音乐节请来毛不易、上海音乐节请来李宇春和华晨宇……“都是当下年轻人最喜欢的艺人的这么一个方向。”

  “十年前那个时候,大家对于音乐节的认知还很表面,大家当时对音乐节的希望就是去看艺人演出。但我们一直希望,音乐节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派对文化,不是露天演唱会,大家排排坐着看演出。” 热波音乐节的十年生长,了整个中国音乐节市场从青涩到突进到成熟,热波自己的风格也在这个过程中越加坚定。

  首先是运营本地化。十年间,热波音乐节走过成都、上海、深圳、杭州、苏州,等城市;即将在南京举办的“热波电跑”更是跑遍了国内一二三线城市,甚至去到了遥远的。

  “中国从南到北,南方人喜欢的音乐不一定是北方人的口味,南方人喜欢吃、成都人喜欢耍,人喜欢侃,每年在每个城市举办的音乐节本来就应该是属于当地的,特别是运营团队,也需要本地化,因为只有本地团队才会更了解当地的音乐偏好及风土人情。中国地大物博,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特色文化,各地音乐节除了每年给各地粉丝带来当红艺人的演出,同时也可以挖掘当地有特色的音乐文化,我们当年在成都做音乐节时就和成都的小酒馆合作,挖掘出像马赛克,阿修罗这样的当地乐队,如今他们已经频繁出现在全国各地的音乐节上。所以如果各地的音乐节可以更好的本土化,音乐节将会是发现各地音乐人的一个平台,相反,巡回型音乐节就只能为为艺人的粉丝服务,而不是带各地年轻人去发现生活里有趣的事物,新形态的音乐,创新的设计等。”

  每到一地,热波并非简单地“复制粘贴”一个固定的模式,而是因地制宜做出适当“接地气”的调整,打造属于当地的一个嘉年华。在上海,有沙滩这样的场景,成都就是一个公园场地;成都选的是毛不易,在上海则选择李宇春。

  其次是亲民属性。李岱表示,“整体来说,我们希望去更多的城市举办热波音乐节,我们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来参加。”热波音乐节票价均价在300左右。“希望给观众带来很美好的一天的体验,好玩的沙滩,喜爱的艺人的演出,同时还发现了一些他们不知道的艺人、有趣新奇的品牌。”

  再者是文化、趣味、生活属性。今年的成都热波音乐节,有像素世界这样比较好玩的艺术装置等。上海则更接近妙趣音乐节这样的一个定位,融入了消费、购物的体验。李岱希望将各地热波音乐节打造成一个个有特色的音乐节品牌,“每年这个时间点金山附近或者上海附近的人都会想起这个沙滩音乐节,而不是仅仅记住了李宇春。”

  而不管是在何时何地,热波音乐节的核心不变,那就是流行音乐的嘉年华、城市人群的一个生活方式。

  音乐节“赋能线上”的野望音乐节只能卖票、卖广告、卖线日在金山城市沙滩上举办的热波音乐节给出了一个新的可能性。

  来到此次音乐节所在的沙滩场地,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无处不在的紫色“世界妙物纪”logo. 作为此次音乐节的冠名方和深度合作方,天猫国际在现场开办了一个线下市集,而这也是此次音乐节最大的特色之一。

  天猫国际的“妙物展”当天汇聚了来自全球数十个国家原装进口的美妆个护、数码家电、健康食品等原创进口产品,吸引年轻观众参与互动的方式也多种多样,包括关注店铺送赠品、现场下单赠送文创产品等等。据天猫国际提供的初步数据,此次活动的效果非常之好,“这和仅赞助个展台的效果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李岱坦言,包括深度体验的户外或者是室内的消费,“对于我们一直在做线下内容的这群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经过这么多年的增长,互联网的增长开始放缓,它的流量变得非常的昂贵,用线下内容来召集流量的成本,可能还更低于网上导流。” 线下提供的内容的体验,变得无比的重要。

  在天猫国际品牌营销资深总监Kevin Yan看来,线景的价值体现在另一方面。“从去年的‘黑五’开始,天猫国际的整个营销策略就在发生转变,把原本枯燥的货架售卖的形式用年轻人喜欢的娱乐内容进行一个场景生动化的打造,不再只是卖货,而是打造人格化的IP形象,电商平台从未像现在这样会讲故事、讲年轻人关心的故事。”天猫国际拥有比淘宝更高比例的年轻消费者,尤其是9095后,而要赢得他们的喜爱和点击,“在互联网去中心化的前提下,与其自己去做,不如去找到年轻人内容的源头。”

  Kevin告诉剁椒娱投(ID:ylwanjia), 此次“天猫国际世界妙物纪”找到热波音乐节来合作,正是出于对其年轻属性和成熟的线下内容场景运营能力的看重,“帮助年轻人发现并且找到具有国际视野的潮流趋势生活,以和欢迎的态度与合作伙伴一道分享IP孵化的,包括此次携手热波音乐节一同打造商业化闭环。”

  大麦、淘票票也参与了此次音乐节。大麦资深品牌总监宋晓曦告诉剁椒娱投,这次合作意在打造“娱乐+新零售”的新体验模式,将更多的业务模块融入现场娱乐,不再拘泥于单一的服务体验。

  刚度过10岁生日,热波音乐节的商业模式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现在的模式是卖票、卖赞助、卖版权,但是将来我们就是一个线量池,我们可以为像天猫这样的的客户聚集流量,精准导流。”在李岱看来,“线下业务要起来”。

  华人文化,热波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在这十年内,我们遇到的困难常非常多的。”

  说到热波音乐节曾经历过的波折时,李岱感慨颇多。“当年我们在创立这个音乐节的时候,完全是靠自己的,历届音乐节其实没有亏损过,就靠着自己的利润来运转这些音乐节的运转。”而音乐节的规模十年间都没太多变化,每年维持在2万人左右。

  除了天气原因引发的连锁负面影响,最糟糕的情况发生在五年前。那个时候开始,“资本大量进入市场,很多音乐节是是由一个临时凑合的班子做出来的,绝大部分在亏损,也不注重品质,这个其实在冲击这个市场。” 目前大量音乐节在所不惜杀进市场、抬高艺人价格、运营不规范、被取消等情况很常见,“这个会影响我们的各合作方包括赞助品牌商对于音乐节的信任度,也大大影响消费者对音乐节的期望”。

  2017年,热波文化被华人文化集团公司(CMC Inc.)并购。热波创始人李岱也成为了华人文化集团副总裁,负责音乐及现场娱乐版块业务。加入了华人的这个大集团以后,“热波进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

  李岱表示,加入华人以后,得到了很多资源的共享,“我们就有能力去做像EDC这样对于现金流要求非常之高的大型项目;另外,华人文化也是对热波传媒很好的背书,华人跟各个地方、万科等房地产商的关系都非常密切,可以让我们的项目更好落地;此外,热波跟华人旗下的一些公司也有非常好的联动,包括LBE板块、电影板块、新板块都有很好的互动。”而这种合作也是基于产品之间的契合度,打造的一个文化品牌是始终不变的一个追求。

  (今年6月底,成都热波音乐节上,华人文化基金旗下公司主控的中外合拍片《巨齿鲨》通过巨型模型等进行宣传造势。)

  今年7月华人文化宣布,完成100亿A轮融资,万科阿里腾讯领投,成为2018年上半年文娱领域最大的一笔融资,投后估值400亿。黎瑞刚曾表示,华人文化将在内容与平台、线上与线下、境内与境外推进战略布局和运营。据剁椒娱投(ID:ylwanjia)了解,2018年,华人文化集团公司各种类型的线场,而文旅地产板块的长线运营将贡献长期资产收益。

  在李岱看来,热波在做的跟华人文化的战略刚好契合。整体社会正在发生很大的变化,因为互联网的崛起,原本的线下商业生态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很多的购物中心现在慢慢生意全变成餐厅,零售部分减少,人们现在出们要不就看电影,要不看演出。“线下提供的内容的体验,变得无比的重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专访华人文化李岱:热波音乐节要做市民口的音 | 华人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