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华人文化副总裁谢力: 文旅项目最重要的是

2019-01-10 19:20:56 阅读 64 views 次

  定位于传媒与娱乐产业集团的华人文化集团公司计划在中国至少再建1至2个乐高乐园,并且除上海外已经开始洽谈三亚项目,未来还可能会与国际大型娱乐公司合作主题公园。

  7月24日,华人文化副总裁谢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透露了这一消息,他同时也是华人文化文旅地产与现场娱乐及电影院线总裁。华人文化与英国默林娱乐集团于2015年组建合资公司,华人文化占股51%,并宣布共建位于上海金山的乐高主题乐园,预计2021年开业。

  尽管在乐高乐园这样的大型室外主题公园项目上由外方主导,但这家以泛娱乐投资起家的企业,成立三年来已由投资逐渐转向运营,并将视角投向万亿文旅市场。谢力透露,除了室外大型主题公园,华人文化在文旅上还有大型城市文化旅游综合体和室内主题公园两个方向,三者会齐头并进,互相补充。

  前者以“梦中心”为代表,单个项目投资额在50亿元至100亿元,定位于城市文化高地,对标百老汇和伦敦西区,引入音乐剧、演出、节展等文化活动,希望吸引城市周边的年轻人,首个项目上海徐汇“梦中心”将于2019年底开业,济南梦中心项目也已经开工,此外在重庆、武汉等地也开始与和开发商洽谈合作。

  后者包括FEC(家庭娱乐中心)及其升级版UEC(都市娱乐中心),UEC将包括电影院、小剧场、儿童主题乐园、针对青年的卡丁车乐园等,引入有潜力的国际IP,单个项目投资额在三五千万元不等。该板块将会在全国符合落地标准的城市快速铺开。不久前,华人文化刚刚宣布拿下新加坡动画IP“奇宝萌兵”的线下开发运营权,正式计划将该IP为实景娱乐的室内主题公园。

  “文旅项目,最重要的还是得有一个强IP的深度运营。旅业,我们主要还是做其中的文化部分。”在谢力看来,从文化延伸到旅游,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他举例,华人文化将“《财富》全球可持续发展论坛”引入云南抚仙湖,希望将其打造成高端国际会议小镇,周边开发包括高端休闲、旅游、探险、甚至少数民族文化体验等自然配套项目,“核心的东西要强,其他配套的东西相对就简单了。”

  7月初,华人文化宣布完成A轮近百亿融资,万科、阿里巴巴、腾讯领投,融资后估值接近400亿元人民币。谢力直言,从投资到运营,挑战很大,是“着了管理运营的道”,但收获的是一个跨界团队,“既懂文化,又懂投资,又懂商业;既懂地产”。

  对于未来布局,谢力表示,在为国人提供国际化高水平文化体验的基础上,希望能开发出结合中国元素和中国人创意的高端国际化文化体验和IP,财务上则追求长期的盈利而非短期回报。

  谢力:内力驱动。在黎瑞刚董事长带领下,这么多年我们积累了很多市场上最稀缺的IP和内容资源,但都是从投资角度,其溢出效应并未充分享受。这两年则到了回报期,形成了爆发点。这些资源相当于黎总为我们修了高架桥,我们没必要老在地面上跑。我们希望我管的这个板块能成为华人文化的从地面往高架上走的一个匝道,能多一个变现渠道,从简单运营到深度和复杂运营,充分享受之前所投资的东西的溢出效应,所以才去做文旅。

  谢力:大型城市文化旅游综合体,我们一定要控制运营,谁投资无所谓,我们投多少不重要,因为运营能力是一个核心能力。徐汇滨江“梦中心”就是我们自己控制,与徐汇区、国家开发银行合作的,其中有六个剧院,一个流行音乐博物馆,一个单体的亚洲甚至世界上最大的IMAX电影院,还会引进国际知名的书店IP。如果收益很好的话,我们重资产也投。

  室外主题公园,模式是成立合资的运营公司,我们控股,但以外方为主运营。因为我们觉得大型主题乐园的运营是要多年的积累和非常丰富的经验,要体系化运营,目前国人应该还不具备这个能力,这个也是我们学习的机会。

  但是室内主题公园我们是完全自己投资自己运营,因为这块还是积累了相关经验,收益率还是不错的。落地物业的选择上,尽量首选万科,但如果有其他更好的地方,也会选择后者。

  《21世纪》:很多文旅项目以文旅之名、行地产之实,文旅核心竞争力不足,而是通过文旅的噱头卖房获益。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等部门也下发文件,要求严控房地产倾向,严格控制主题公园周边的房地产开发,不得与主题公园供地、审批等。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谢力:国家控制是好的,但如果不是之前那些捣乱搅局的公司“假公园真地产”,其实好的IP、好的运营管理公司,在周边拿一些土地绑定房地产也未尝不可。因为乐园是一个长期投资,一些地产开发商愿意投资,在周边能获得一个土地的补偿也平衡了。得到一个好的IP,当地居民有一个正规的高端的文化娱乐场所,其实多方受益。但被这些搅和的人一弄,把市场搞乱了,现在好的IP也不能用这种方式了。实实在在想做事的人,还要首先证明自己不是骗子,就多了程序,其实很没有必要。

  比如上海乐高乐园在投资方面,现在初步的方式是我们与成立平台公司,大家都来投资,投一部分,国企投一部分,地产商投一部分,我们自己投一部分,外国人投一部分。但是这样就模式复杂,周期也长,投资风险也加大了。

  《21世纪》:文旅项目尤其是大型的室外主题公园,投资方投资回报压力很大,你认为应该如何规避投资风险,提高运营质量?

  谢力:“梦中心”项目,我们用它的商业收益,即写字楼和商业租金收益,长期补贴文化板块,起码补个五到十年。假设租金收益一年是6亿元,我们可能拿出1亿元补贴文化。虽然本身文化也有收益,因为我们运营能力相对偏强,但是我觉得文化板块可能也会有短期或者中期的亏损。我们不会急功近利,而是要长期的良性发展,品质。

  室内项目由于选址时会考虑本身的商业能力,周边小区数量和消费力等,因此受益是有保障的。甚至室内项目也是这三类中现金流相对最好,投资回报收益最快的,三五年基本上就回来了,止损也比较简单。

  大型主题乐园,IP好就有保障,运营上本身是没有风险的,但是整体投资是有一定风险的。我们会尽量控制成本,不是说控制投资建设的成本,而是在土地获取时,与合作,争取能拿到比较优惠的条件。但这样的项目肯定不是暴利,不是简单的房地产项目,长期回报每年有个5%也可以了。

  《21世纪》:目前你们旗下文旅项目的IP都是引进的国际IP,国际IP在中国是否存在水土不服的问题,落地时你们如何帮助它们本土化?

  谢力:有的东西不需要本土化。像乐高,全世界的小孩玩法是一样的。乐高的特点是强IP,弱意识形态。不像环球影城之类的电影IP,展示美国英雄。而在中国,乐高乐园里的景观都是中国的。所以好的IP其实是相通的,不是IP要本土化,而是运营要本土化。就是说要适合中国人的口味,适合中国人的玩法,放在中国人喜欢去的地方,用中国人喜欢的方式去营销。

  《21世纪》:目前中国自主文旅IP处在什么样的发展阶段,有什么样的乱象?与国际成熟IP的文旅项目相比,弯道超车的可能性有多少?未来华人文化在文旅方面是否会考虑开发自主的IP?

  谢力:稍微有点发展苗头的东西,被人乱开发。好多比较成熟的IP被中间商攥在手里,自己又不做,卖给别人又很贵,所以落不了地。

  弯道超车短时间内应该是赶不上了,因为IP是一个工业化体系,在IP最初开发的时候,就要把后续的东西想好,慢慢才能形成这种体系。比如说我们的强IP《琅琊榜》,也有很多人找到我们说要变成乐园,但是我们也不能仓促地乱授权,因为把琅琊山做成一个乐园我觉得也太牵强。像《鬼吹灯》《盗墓笔记》之类的IP,倒是有可能做成探险乐园,但中国人可能对墓地这种还是有一点忌讳,起码我们也没想通这个事能不能往下做,还在摸索的过程中。

  以后我们会开发自主IP的文旅项目,但肯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也许十年,也许五十年。中国的强IP可能还停留在文字、创意、小说、电视剧阶段,成为大型主题乐园肯定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但是我们也会从小的开始做,比如中国IP的室内乐园,会用国际化的手段包装它,成为高端的国际化体验。再把这些东西加在大型的主题乐园里,慢慢地中国板块长大了以后,可能才会从大型主题乐园里分出来。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专访华人文化副总裁谢力: 文旅项目最重要的是 | 华人娱乐